主页 > 资讯 > 独家报道 >

宁乡酱油大王,一家三口成老赖

2024-07-09 22:26 来源:创业家 编辑:龙 吟

  祸端从安排家人进公司就埋下了…

  一年三次失信被执行,“酱油第一股”实控人一家三口成老赖?

  6月24日晚间,上市公司“ST加加”(即加加食品)发布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卓越投资以及实控人杨振、杨子江(实控人儿子)、肖赛平(实控人妻子)因个人债务纠纷被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列入了失信执行名单,而公司董事会在此之前没有收到相关人员任何形式通知。

  实际上,加加食品在法院通知书下达才知道实控人成为老赖,这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早在2020年12月,杨振和其创办的卓越投资就曾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自2023年6月以来,加加食品实控人杨振一家三口更是在一年内接连三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实控人杨振累计被执行总金额13.6亿元,而其名下卓越投资的累计被执行金额更是高达13.94亿元。要知道“ST加加”当前的总市值也才21.54亿(截至6月27日数据)。无奈之下,卓越投资在2023年6月便申请了破产审查。

  都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但一家三口齐刷刷成为老赖这事也着实罕见。昔日“酱油第一股”怎么走到今天这般地步?

  01

  曾花4800万买下央视“标王”

  专做酱油的加加食品,也不是没有过巅峰时刻。

  如今提起加加酱油,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但昔日,它的广告曾遍布大街小巷——

  ▲注:图为加加酱油广告

  而一手创造了加加酱油的杨振,更是被树立成了寒门学子逆袭的典范。

  1962年出生在湖南宁乡的杨振7岁那年就失去了父亲,有两个姐姐嫁了人,两个哥哥也为了家计早早辍学外出打工。

  生在这样一个兄弟姐妹5人的贫寒家庭,杨振作为家里学习最上进的老幺,也成为了全家人的希望。

  高中毕业后,杨振选择去了每个月都有津贴发放的益阳师范学院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被顺利分到了自己家乡宁乡中学做语文老师,那时候一个月可以有100来块的工资。

  毕业分配当老师有稳定的收入,放在一般人家可能也就心满意足了。

  但杨振的两个哥哥因为家里穷迟迟找不到媳妇,年迈的母亲还要下地干活,杨振不忍心自己过安稳日子,当了两年语文老师决定下海创业,带家人们过上好日子。

  那时候的杨振听说什么赚钱就干什么,他做过特种养猪、搞过食品加工,还向房地产开发商推广过自己特制的隐形纱窗……如此折腾加上精打细算,杨振成为了宁乡最早的一批万元户。

  或许是过惯了穷日子,杨振很善于在生活中找“财路”。

  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发现老式酱油瓶设计得很不合理,既无法控制用量还每次都会倒出来流一手的酱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杨振发明了如今广泛使用的带内部易拉环的酱油瓶。

  ▲注:图为杨振设计的瓶盖在加加酱油上的应用

  这时候,敏感的杨振意识到了商机,他主动联系了湖南的几家酱油厂推广自己的创新技术,并打算以50万的专利转让费转让。却没成想,吃了闭门羹。

  沮丧过后的杨振决定,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改动,那不如自己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1996年,杨振的加加酱油厂在湖南宁乡正式成立。工厂成立之初,只有三亩地、十几个工人,唯一的技术便是杨振靠着在图书馆钻研学来的酱油生产工艺。

  不过终归是拥有商业头脑,当时湖南市场上一瓶酱油的定价一般在1.5元-1.6元,杨振却决定高举高打走高端路线,直接把加加酱油的价格订在了6.5元/瓶。

  他先在报纸上造势,再到当地电视台投广告滚动播放,让湖南人都知道了加加酱油。再加上味道好、使用确实便易很多,杨振一举打开了知名度和市场销路,仅仅两年后,加加酱油的销量就上了千万级。

  或许是看到了广告的力量,2003年,杨振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豪掷4800万拿下了央视两个月的“标王”,要知道,这些钱相当于加加酱油7年的全部利润。

  倾尽家财,加加酱油的广告连续2个月每天准时在中央一套7点整报时和7点半新闻联播结束后播放。就这样,加加酱油走出了湖南走向了全国,一时间,联络加加酱油进行推广的经销商络绎不绝。

  “一个酱油瓶盖,突破百年历史。”加加的这句广告语,也引爆了全行业的包装革命。

  这把豪赌,杨振成了。

  2012年1月6日,年营收增长到16.57亿的加加食品在A股顺利上市,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中国酱油第一股”。而那时,海天味业才刚刚启动上市程序,千禾味业(12.870, 0.21, 1.66%)更还是四川眉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小品牌。

  高光时刻,加加酱油的市值一度超百亿。

  2014年杨振以20亿财富现身胡润百富榜,2015年杨振家族财富增至37亿元,“酱油大王”的名号由此走红。

  然而,成功了的杨振,却几乎把家里所有人都安排到了自己的上市公司里,这也为后面发生的事情埋下了隐患。

  02

  不务正业,实力“坑”公司?

  翻看ST加加如今的股东名册,可谓“触目惊心”。

  ST加加前十大股东合计持有加加食品47.13%的股份,而杨振一家三口直接或间接持有的股份就达到了42.29%。可以说,加加食品是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更可怕的是,创始人家族拥有的股权几乎全部被质押。

  ▲ST加加前十大股东情况 数据来源:同花顺

  事实上,加加酱油的掉队早已初见端倪。

  自打2012年上市以来,加加食品的营收就徘徊在16亿-20亿之间,去年营收甚至掉到了14.54亿;近年来净利润更是连续三年亏损。

  ▲ST加加财务指标 数据来源:同花顺

  要知道,同行业竞争者海天味业单单净利润就从2012年的12.08亿上涨到了2021年的66.71亿,上涨了足有4.5倍。

  对此,2020年时杨振曾向公众做出过解释:

  “企业上市后发展缓慢,主要是因为2013年以来我个人投资套进去了,然后恶性循环,不断地搞投资,没有聚焦主业,所以错过了发展时机,这个我责无旁贷。”

  事实也确实如此:

  加加食品上市后,杨振便让儿子杨子江先后担任了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助理;妻子肖赛平担任董事;堂兄杨旭东也曾担任过董事长和总经理;而加加食品的现任董事长周建文也是杨振的外甥女婿……

  公司交给亲戚们管,杨振自己在忙什么呢?他在忙投资,想用钱生钱。

  自从2007年创办卓越投资后,杨振便开始了自己的“折腾”之路。

  2015年电商发展火热,创业9次失败的陈光辉在3月正式创立了“刚需高频产品最后一公里配送”概念的湖南本土云厨电商,并在5月拉来了杨振加加食品的5000万天使轮投资(持股51%),而这一笔投资在云厨电商百度百科的形容中是“中国最大的天使轮融资”。

  仅仅2年过后,加加食品以0元的价格,免费把51%的股权还给了陈光辉,杨振投资的5000万却打了水漂。

  这笔交易颇受投资者质疑,但实际上云厨电商2015年营收最高达3086.64万,却亏损了5677.46万;到了2016年,云厨电商的亏损虽然降至1886.54万,但营收仅仅剩下903.95万,下降了足足70%。

  或许是看破云厨电商是个“烧钱”的无底洞,杨振选择了及时止损,认赔5000万……

  2017年,加加食品想要收购辣妹子食品100%的股权。而这一笔交易却切切实实地让杨振迎来了信任危机。

  原来,穿透股权关系,杨振的卓越投资持有辣妹子食品控股股东东兴博大15.56%的股权。

  换句话讲,杨振可能拉来熟识的关联方一起打造一个皮包公司,并让加加食品注资来“左手倒右手”。

  与此同时,加加食品因为业绩徘徊,股价由8.5元/股跌到了5.8元/股,而彼时杨振已经将其部分股权质押,该部分股权因股价下跌有爆仓风险。

  而那时杨振却轻松地表示“大概2000万元左右,但我一点都不担心,我这边资金没问题,可以随时补充。”

  然而,这笔交易最终却因为内讧而宣告终止——“辣妹子大小股东对交易方式的诉求不一样,大股东希望现金交易,小股东希望通过发行股份方式进行交易”。

  真是一个图钱,另一个却看上了权……

  然而,受挫的杨振还远没停止“折腾”的步伐。

  03

  “蛇吞象”无果一家三口成老赖

  2018年,杨振做了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收购“金枪鱼钓”。

  金枪鱼钓是个啥企业呢?全称大连远洋渔业金枪鱼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

  根据加加食品披露的重组预案“金枪鱼钓是国内最早进行公海金枪鱼延绳钓的企业,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优质纯天然的金枪鱼产品。”

  大白话翻译一下,就是出海打金枪鱼的。

  就是这样一家“靠海吃饭”的企业,却开出了天价估值47亿,其中评估增值高达31亿元。要知道彼时加加食品的账上净资产只有20.59亿。

  为什么要以将近2倍的溢价收购这么一家毫不相关的企业?

  金枪鱼钓也开出了诱人的条件:承诺2018年-2020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5亿、4亿、4.5亿元,且三年合计不低于12亿元。

  要知道,那时加加食品的净利润还在1.5亿左右徘徊,2018年更是降到了1.15亿。要想在资本市场翻身,亟需讲新故事。

  但这故事有多不靠谱呢?

  首先,金枪鱼钓只是上游捕捞企业,只卖鱼甚至都没有批发、运输、零售、品牌等链条,且严重依赖另一家东洋冷藏企业进行销售。

  其次,金枪鱼钓曾经变着法的谋求上市,先是去香港上市临门一脚被农业部叫停,后是想要借壳东方钽业却因为没有融到足够资金还倒赔了3.52亿巨额现金补偿。

  更糟糕的是,相比于之前杨振对质押债务的云淡风轻,2018年6月,杨振一家三口因为债务合同纠纷被司法轮候冻结所持加加食品的所有股份。

  而要收购金枪鱼钓,加加食品还要增发7.92亿股,以及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募集7.5亿,这难度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后续杨振几乎完全陷入了自己一手造就的债务危机。不久,加加食品便曝出杨振的种种私人行为:

  公司控股股东卓远投资及实际控制人之一杨振,在未经公司正常审批情况下,违规对外担保金额1.53亿元;

  杨振利用公司网银系统对外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7.19亿元;

  杨振未履行公司程序向其自身关联方湖南派仔食品、自然人刘胜渝提供5400万元借款……

  雪球越滚越大。2020年6月,加加食品发现杨振利用卓越投资及其关联方违规担保了4.66亿元,足足占了加加食品2019年净资产的19.94%。而之后的6月15日,加加食品被正式戴帽“ST加加”。

  也是2020年年底,ST加加正式宣布终止收购金枪鱼钓。虽然杨振同时公开宣布“回归主业、回归初衷”,但他带来的负面影响已无法挽回。

  2024年4月28日,2023年审计机构对加加食品的内部控制做出了最为强硬的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于是,在2021年刚刚摘帽的加加食品,再度被ST。

  更雪上加霜的是,2024年3月起,占加加食品营收12.27%的味精产品中两家主力加工厂因环保问题全线停产。

  而如今大股东卓越投资也已进入破产申请审查阶段,实控人一家三口成老赖,ST加加的股价也在危险的2元下方盘旋。

  这一次,加加酱油或许真的难逃一劫了。不知道此时的杨振,面对自己一手做起来的酱油帝国,被自己玩资本坑到如此地步,作何感想?

相关阅读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法律人士:请求追究中储粮等公司刑事责任

最高检关于不该重罚小摊小贩的表态值得商榷,不信你看

宁乡酱油大王,一家三口成老赖

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