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行业观察 >

6000万条人命换30万人生计,槟榔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2022-09-26 17:21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编辑:xiashifu

       槟榔产业之于湘潭的重要性,恐怕出乎不少人的想象。

  9月10日,年仅36岁的歌手傅松因口腔癌去世,又一次将槟榔推上了风口浪尖。对习惯于机械地在上班、核酸和睡觉地点之间来回穿梭,而日渐麻木的人群来说,他去世前视频中,那张被病毒吞噬1/3的脸,以及气若游丝的声线,造成了足够强烈的冲击。而他用一条命发出的忠告“远离槟榔,珍惜生命”,也愈显得振聋发聩。

  随后,浙江义乌率先传出要求商家下架食用槟榔的消息,虽然后续辟谣称只是移出“食品”类目,但风向显然对槟榔不利。没过几天,四川、贵州、江西……陆续又有多地响应这一举措。

  在各大社交平台上,民众对于“禁售槟榔”的呼声也日益高涨。有人从专业角度科普槟榔的危害,有人翻出了近几年官媒对槟榔的批评,还有人干脆拿出各种口腔纤维化、口腔癌的病患视频,用惊悚的画面警醒社会。当许多官媒也用“毒果”、“可怕”、“何去何从”来谈论事件时,风向似乎彻底变了。但是,这种兼具成瘾性和危害性,却仍有6000万中国人正在食用的商品,真的会因为这件事,就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吗?

  1、越骂越火

  这不是槟榔第1次激荡起社会的负面情绪了。早在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就已经将槟榔认定为一级致癌物。

  2009年,湖南口腔医生发起的一场全省流行病学调查证明,高达6.81%的咀嚼槟榔者出现口腔纤维化症状,他们中5%的人后演变成口腔癌,这让社会首次真正关注到“槟榔致癌”的话题。

  4年后,一篇《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的文章,通过“他们被割掉舌头,他们被切去牙床,狰狞的手术伤疤撕裂了他们的脸庞,癌变的噩耗宣布着他们的死亡……”的鲜活描述,将嚼食槟榔推上了风口浪尖。尤其随后推出的同名纪录片,用一个个鲜活的画面将这类描述进行了最恐怖的呈现。当时官媒也曾下场。尤其是央视,在黄金档的《新闻30分》节目对“槟榔致癌”进行了全面报道,确保这个信息能传递到社会的绝大部分角落。槟榔产业第1次迎来了全社会的反对浪潮。

  一时间,整个市场陡转之下,往年能达到6元/斤的槟榔,暴跌到了1.2元/斤,品相很好的也只能卖1.4元/斤,同期价格最高暴跌80%。湖南省外槟榔销售量直接下滑近8成,省内下滑3成。大量槟榔企业断臂求生,有的减员放假有的甚至直接裁员三分之二,业内将之称为“槟榔危机”。

  然而,危机的结果并不是终结。正相反,中国槟榔产业迎来了最好的时代。近年来,槟榔企业的宣传可以用“泛滥”来形容。从2017年起,连续3年,湖南槟榔龙头企业“口味王”成为湖南卫视春晚赞助商,其中2017、2018年独家冠名,2019年作为“首席合作伙伴”现场抛撒槟榔,令人印象深刻。不仅在多个相声、小品等节目中植入广告,颇受欢迎的主持人汪涵更是口播广告词“湖南人过年就吃口味王”,大加推崇。他们还目光长远地,把以年轻人为受众的热门网络综艺当成了攻掠的主要阵地。

  作为腾讯视频的王牌综艺,《吐槽大会5》大肆宣扬“湘潭铺子”槟榔是脱口秀演员的“精神粒子”,槟榔产品被摆在舞台显眼的位置,节目中还大量穿插演员当场食用槟榔的场景。优酷热播综艺《这!就是街舞4》节目中,选手们一边跳着舞一边拿出“口味王”槟榔进行宣传;“口味王槟榔,提神很快,不然怎么秀翻全场。”“给你一个,‘炸’一下,特来劲,提神快。”“和成天下”则冠名了芒果TV的自制综艺《野生厨房》;“张新发”也出现在爱奇艺综艺《十三亿分贝》中。野蛮生长的直播行业,更是成为青少年接受槟榔宣传的最佳场合。大量主播在直播里“带货槟榔”,并且不断跟粉丝观众推销、兜售、吹捧,吃槟榔有多爽,多刺激,多提神醒脑,有多少好处。

  除此之外,槟榔广告普遍出现在公交车、地铁、出租车、高速公路等公开场合,全方位轰炸着人们的眼球。这种现象不无否定声音。《吐槽大会5》《这!就是街舞4》播放期间,批评一直未曾停息。广州去年底全面封杀公共交通槟榔广告,引得全网一片叫好。然而,这些小小的“杂音”,并没有影响槟榔产业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景象。

  据《中国市场监管报》去年9月披露的数据,从2011年至2018年,中国槟榔产业产值从558亿元上涨至781亿元,且呈继续上涨趋势。预计到2025年,中国槟榔产业的产值将超过1000亿元。

  作为产业龙头,2020年,口味王集团以36.76亿元营业收入上榜湖南百强企业。2021年,口味王集团再次上榜,营收达42.35亿元。他们曾在2018年信心满满地表示,目前槟榔产业年均增速超过30%,未来这个产业至少将达到千亿元级的市场容量。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槟榔产业的去留,官方也表现得很纠结。上述2013年央视关于槟榔致癌的报道播出2个月之后,他们又在新的报道中引用专家说法,称将槟榔定性为致癌物“有失偏颇”,并强调其导致大批海南槟榔种植者、湖南槟榔行业人员失业。

  2014年,央视再歌颂槟榔产业“给力”绿色转型,助农民增收,槟农送上锦旗。而在槟榔产业聚集的湖南,槟榔企业更是多次获得表彰。口味王董事长郭志光、皇爷董事长张刚强、伍子醉董事长宾海龙均获得了各地市的“优秀企业家”称号,宾之郎董事长甚至被评为“湖南省劳动模范”。

  更有甚者,口味王及其董事长郭志光,竟然在第十七届中国科学家论坛,分别获得了单位和个人的科技创新大奖,引发热议。这种明显侵害民众健康的商品,人人说禁却始终无法禁绝,反倒在过去10年的争吵和批判中越骂越火,凭什么?

  2、衣食所系

  槟榔无法禁绝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百万漕工衣食所系”。在过去300年间,槟榔产业的发展深切绑定了湘潭这座城市的命运。明代,粮食产区从苏杭转向湖广。在那个大宗商品主要靠河运运输的时代,地处湘江弯折处,拥有天然良港,且有湘、涓、涟、茶园、云湖五水穿城而过的湘潭,很快围绕粮食形成繁荣的贸易枢纽,一度有“运粮之船,千艘云集”的景象。清朝,闭关锁国,广州成为唯一通商口岸。而当广州的商品沿着南岭通道北上进入湖南,繁荣的湘潭也自然成为最好的商品集散地。巨量的货物在此集散、转运,湘潭的区域地位也一再拔高,甚至高于开埠前的长沙,有着“天下第一壮县”的美誉。

  也正是那时,槟榔这种本来只在岭南、海南和东南亚流行的热带作物,被带到了湘潭。有意思的是,鸦片战争之后,被殖民化最前沿的广东,开始抽起了英国人带来的鸦片。反倒在不产槟榔的湖南,槟榔成为了区域特色产业。

  不过,这不是槟榔产业能够在湘潭根深蒂固、繁荣昌盛的根本原因。马克思曾经说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反过来说,任何成瘾性商品起到的也是宗教的作用——在人们无法从内心获得快乐的时候,用外源性的东西刺激多巴胺分泌。凋敝的经济、动荡的环境,或者是高压的生产生活,才是宗教、毒品和其他成瘾品流行的原因。湘潭槟榔产业的发展,和湘潭近几十年来的优势产业塌陷是同步的。

  1904年长沙开埠后,湘潭的区域重要性就剧烈下滑。而作为新时代南北交通动脉的粤汉铁路选择设站株洲,更是给了湘潭致命一击,注定了后者的衰落。不过在一开始,凭借着前期繁荣积累下的文化人才基础,湘潭成为中国革命最大的领导群体发源地。自然,革命成功之后,湘潭也获得了最好的照顾。作为建国后国家重点投资的第1批工业城市,湘潭拥有了包括湘钢、锰矿、江南、江滨、江麓、韶峰水泥等,连长沙都眼红的大型工业企业。

  1978年,湘潭工业总产值16.43亿元,占到了湖南全省的11.5%,相较于长沙(19.65亿元),差得并不多。现在去湘潭的人或许很难想象,这座面貌老旧、残破的三线城市,曾经是湖南乃至全国最先进、最有活力的地方之一。而在这个时候,湘潭的槟榔产业发展一度中断。

  然而,依靠行政力量调动资源的经济体制,在改革开放之后被扭转,湘潭丧失了最核心的优势。国企破产、改制潮袭来,湘潭的企业或倒闭或搬迁,原来全国有名的八大厂矿仅剩3家,整座城市几乎在一夜之间转入衰落。从1980年到2021年,湘潭GDP占湖南省比重从6.8%下滑到了5.5%,出现了明显萎缩。对比起长沙更是触目惊心,1980年,湘潭的GDP体量还在长沙的一半以上,到去年已经萎缩至不到20%。

  目前,湘潭已经从重要工业城市下滑到湖南省内GDP排名第7的中游位置。经济凋敝,创造了一个成瘾品的消费市场。恰好,湘潭有着槟榔产业的传统,30年的时间显然不足以磨灭当地人对于老本行的记忆。于是当湘潭工业衰落后,大量人群开始重操旧业。两厢结合,造就了这么一个槟榔盛行的独特地方。而在其他经济不景气的地方,香烟还是最主流的成瘾品。

  据统计,20世纪70年代,湘潭市专门售卖槟榔的作坊式店面约100家;20世纪80年代,湘潭槟榔加工门店飞跃发展至4000余家(户),年加工销售槟榔700多吨,年产值达5000余万元;1993年后,湘潭槟榔产业进入腾飞阶段,在质量、品种、包装、销售和市场等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实现了规模化、产业化、现代化经营,并且构建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条。从前期的采摘、烘烤,到加工、包装、添加剂制造、物流、销售,形成完善闭环。槟榔产业对湘潭有多重要?在2021政府工作报告中,湘潭市作为优势产业链罗列的4个产业中,汽车及零部件产业产值为350亿元,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也是350亿元,新材料产业产值为720亿元,食品医药产业产值最高,突破800亿元。

  而根据公开信息,食品医药产业中,湘潭市槟榔产业的产值可能占了400亿以上。此外,到2017年,湘潭从事食用槟榔加工的规模企业30余家,解决就业近30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10%以上。显然,槟榔已经是这座城市的重要支柱。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双重需求下,无论是湘潭、湖南还是国家,都不能轻易对这个产业的未来做出定夺。

  3、变化将至

  这一次,槟榔产业恐怕再不能像过去那样,轻而易举就把危机混过去了。2017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公布致癌物清单时,将槟榔果列入一级致癌物。2019年3月,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曾发布通知,要求企业停止广告宣传。

  2020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新的《食品生产许可分类目录》,没有将“食用槟榔”收录在内。2021年9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关于停止利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宣传推销槟榔及其制品的通知后,槟榔的广告才逐渐偃旗息鼓。一切的一切都显示,国家正在收紧槟榔产业发展的环境。尤其是《食品生产许可分类目录》的变化,意味着槟榔不能当做食品来管理,也不能颁发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的生产许可和监管已无依据。从风向来看,槟榔产业即便暂时不会遭到灭顶之灾,但从长期来看也一定是走向穷途末路。当然,槟榔产业的问题并不只是槟榔产业的问题,如前面所说,也必须考虑到湘潭、湖南乃至整个围绕槟榔产业谋生的人民生计。

  历史经验证明,不解决成瘾品流行的社会基础,那单纯的禁止只会让新的成瘾品来填补空白。从这个角度来看,近期突飞猛进的长株潭都市圈建设,给湘潭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摆脱对槟榔产业的依赖提供了历史性的机会。

  去年4月,《长株潭都市圈发展规划》获批,抢在武汉、郑州之前,成为中部地区首个国家级都市圈,着实惊掉了不少人的下巴。外界普遍将之视为倒逼长沙从虹吸走向辐射的信号,这无疑对湘潭是有利的。而我们,也乐见当地人民能找到更先进和科学的发展道路。

相关阅读

食品要闻

热点专题

槟榔禁售?!全国多地市场监管部门加大槟榔制品销售监管

不再属于“食品”,“槟榔制品”到底算什么?

6000万条人命换30万人生计,槟榔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曝光台